|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現代語境下散文詩創作的困境與機遇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邱振剛 郭鉑 時間:2019年12月04日 字體:

“曾幾何時,詩歌是引領時代、引導社會思潮的重要文學體裁,詩人扮演著走在時代前列、甚至影響社會發展和變革的重要角色,可是現在,詩歌和詩人的作用不斷式微,在反映社會現實、書寫當代生活的能力和價值上,落后于小說、散文、評論等姊妹體裁,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重視和反思。”11月24日,在由《星星》詩刊和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茅臺醬香杯”全國青年散文詩人筆會作品研討會上,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星星》詩刊主編龔學敏如此談道。

此次筆會旨在為中國散文詩發現和發掘新的生力軍,為眾多的優秀青年詩人提供良好的展示平臺。據悉,本屆散文詩青年詩人代表選拔采用多形式組稿選拔,在參選稿件中遴選出作品視角新穎、富有創造力、貼近時代脈搏、貼近生活現實的15位優秀青年散文詩人代表。研討會上,15名優秀青年散文詩人代表與活躍于當代散文詩壇的16名實力詩人就現代語境下散文詩創作的困境與機遇進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討。

情感是詩性的重要元素之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首詩生命力的評判指標,就青年詩人提出的散文詩如何更好地表達情感這一問題,詩人徐成淼現身說法,回顧了自己從19歲至今幾十年的散文詩創作歷程,認為散文詩創作如果要追本溯源,源頭就在人的內心。對此,他總結道,“我們對世界有許多話要說,世界也需要通過文字來親近我們。確實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的情感和愿望需要表達,我們才寫作散文詩。就像巖漿在地底積聚、膨脹、沖撞,最終噴涌而出。散文詩就是情感火山的噴射、勃發、涌流,而不是十天半月沒有作品見報就瘆得慌,就刻意去‘擠’,為了發表和業績而生生地去造作。”

香蕉视频app最新地址詩人耿翔將“內心”進一步細化、具象化,在談論其個人創作經驗時,提出“母語和故鄉”是一個詩人創作的情感溫床。耿翔在對如何做到讓散文詩的語境和意象抵達內心的問題上,這樣說道:“面對這個問題,我想起母語一詞。幾年前,在塞爾維亞、哈瓦那參加世界詩歌大會,我是用陜西話朗誦詩歌的。外國詩人說,我們想聽的,就是你用母語發出來的那些聲音,它讓我們感覺到了你的聲音里,帶著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我們沒有聽過。因此,我理解的語境和意象,要抵達內心,還是讓我們的寫作,先回到母語中去。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根本的途徑。”母語來自故鄉,來自生養詩人的地方,對此,耿翔又說道:“我的母語,準確地說,是一個叫馬坊的地方。我生命的場,一直存在于那里。我什么時候回去,都有所收獲。母語讓我擁有不一樣的語境,母語讓我獲得不一樣的意象,母語讓我抵達我的內心。我的寫作,很多時候集中在馬坊,與母語之地重合。”

詩人谷莉認為,“內心”的細化和具象化會具體到每一首散文詩的創作中,而就一個散文詩人的整體創作歷程來看,“內心”的內容其實是廣泛而豐富的,表達手法也是因人而異的。對此,谷莉談道,“散文詩的落點仍然是詩,是一種更加細膩和深致的詩性表達。這種表達因為不斷探究和挖掘生命深處的隱秘情感和豐厚思索,而呈現出更加貼心的品質。散文詩無需偏重或拘泥于抒情還是敘事,甚或詩劇呈現等各種創新的語言嘗試,只要是精短而張揚詩性的,都應該受到贊許。散文詩的寫作就是在重新養育和刻畫生命。”

研討會上,青年散文詩人不僅就散文詩的情感表達方面提出問題,還對文本的精神厚度及哲學思辨性進行了追問,對此,詩人瘦西鴻認為,哲學思辨的前提是精神獨立,思想獨立。瘦西鴻相繼提出“反恐懼”“反恐嚇”以及“三不三要”的創作理念。“反恐懼”是指在主旨表達、文本構建、意象呈現、語言鋪排方面要足夠自信,不要慌慌張張、跌跌撞撞。“反恐嚇”是指在創作意圖、主旨呈現、文本表現、遣詞造句方面不要虛張聲勢、裝神弄鬼,不要通過嚇唬讀者的方式來顯示自己的“水平”。“三不三要”是指不要慌,但要守篤定;不要怕,但要知敬畏;不要急,但要懂堅持。

香蕉视频app最新地址《星星·散文詩》名譽主編周慶榮認為,如何將時代精神融入到散文詩的創作當中,是哲學思辨的重要內容,甚至是核心內容。對于時代精神,周慶榮認為,必須在歷史綿長的文化法則和精神法則與我們不斷面臨的現實的關系中,建立一種新的精神氣象。這樣的精神氣象一定要走出淺表的頌歌和贊美,它必須有助于提振人們對于生活的信心,正確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各種讓人惆悵的細節,把個體自律、個體奮斗、個體關切和整個國家的、民族的發展愿景有機融合,使整體機制進一步實現規則的有效性,能夠始終激發每一個人的勞動創造熱情。“基于此,我在十多年前提出的散文詩‘意義化寫作’,其根本就是要立足于對現實生活的觀察,利用散文詩文體在敘述上的優勢,通過一些意象性細節的呈現,把寫作的意義內置在文字的隱喻里,讓讀者在閱讀時同步喚醒他們的生活經驗,并且于他們的實際生活產生積極的能動作用。”

“古人強調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有原因的,陸游的兒子當年和陸游說想學詩,陸游就告訴兒子,如果想把詩學好,功在詩外。”龔學敏認為,散文詩創作的技術性問題,會隨著不斷的練習得到有效的提升,甚至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是不必著急的事情”。而一個散文詩人的氣質、格局、胸懷應該如何形成,如何培養,才是更為重要的,也決定著一個散文詩人最終所能達到的高度。龔學敏風趣地談道:“李白寫了《將進酒》,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這樣的句子我就寫不出來,因為我到目前為止還做不到,就算我再好的朋友來看我,別說‘五花馬’和‘千金裘’了,讓我拿一個月的工資請朋友吃飯,我也舍不得。所以,想寫好散文詩,想讓作品更有氣度,具備更深刻的哲學思辨性,功在詩外,在于個人格局和胸懷的開闊,在于個人氣質和品格的高遠。”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